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新闻报道
削弱移动医疗和重资产门诊,蜜肤医疗聚焦医生集团帮扶县级医院
时间:2016年12月02日 作者:su小吱 信息来源:http://36kr.com/p/5058045.html

成立医生集团是解放医生生产力,那成立县级医院发展联盟,则是将医生集团的价值用到了实处。同时,与县级医院连动后,移动医疗工具蜜肤医疗APP、线下学术会议也动了起来。

报喜:“资本寒冬”里融资

“我们刚获融资,近日交割了!”

前一段时间蜜肤医疗创始人罗勇在微信上把这一消息在第一时间告诉了我。看得出来,对方敲出这些字的时候非常兴奋。说真的,我也由衷地为他们高兴。毕竟,我在去年给他们写过两次报道。

第一次是2015年10月,主要是报道蜜肤医疗的模式:从皮肤科线下学术会议网站蜜蜂医药网,延展到皮肤科医患咨询APP、线下门诊、医生集团等结合蜜肤医疗。当然,当时的线下门诊和医生集团只是计划,但经过我的报道后很快就变成了现实。这也就有了第二次报道:由蜜肤医疗发起成立的国内首家皮肤科医生集团——秀中皮肤科医生集团正式宣布成立。用罗勇的话来说,我是蜜肤医疗的成长见证人。

高兴之余,我还是蛮惊讶的。因为更早的几个月前,有人跟我说他们的APP已经空空荡荡大约要“挂”了。当时我也跟蜜肤医疗联合创始人邓润梅打听过,确实是在转型阶段。而现下的情况,大家懂的,“资本寒冬”嘛。

话说回来,罗勇希望这次的融资也能有个报道。在他看来,在“资本寒冬”里能被资方认可并拿到他们的真金白银,是继成立医生集团之后又一件意义重大的事情,应该在36氪继续“mark”一下。

削弱移动医疗和重资产门诊,蜜肤医疗聚焦医生集团帮扶县级医院

转型:削弱重资产、集中火力

罗勇介绍,蜜肤医疗这次的转型是指削减了移动医疗团队和线下皮肤门诊,转向以医生(集团)多点执业及帮扶基层医院的轻资产模式

“移动医疗对医生来说,能提高他们的工作效率,还是很有前景的。”罗勇表示,不能否定移动医疗的意义,但有两个致命的问题也是相伴而生的:医生真的很忙,粘性无法形成;互联网让患者更容易触达专家,但在线上活跃或付出精力的专家得不到应有的尊重,感到无奈。

罗勇拿起蜜肤医疗APP给我展示,一位原北京朝阳医院的皮肤科主任、拥有40余年经验的退休专家,每次回复患者咨询的字数都是数百,内容非常专业细致,年轻医生都把她的回复当做学习的模板,但患者有时候却不是很配合。

随着国家分级诊疗、资源下沉、帮扶基层等号召,罗勇和团队认为,是该顺势而为、集中精力了。

于是,蜜肤医疗优化了蜜肤医疗APP的软件工程师。“产品够用就好,没必要花费大量的人力成本快速更新迭代。另一方面,原来计划提供给医生集团多点执业的门诊,也因为太重资产做了类似处理。

2016年11月26日,蜜肤医疗在国家卫生计生委相关部门的负责人、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学专业委员会前任主委、各地皮肤学科带头人等方面的支持下,率先发起成立了河南和内蒙两地的县级医院皮肤科发展联盟,致力于让优秀医疗资源下沉、帮扶县级医院。新闻发出后,四川、浙江、新疆、贵州等地的县级医院也纷纷响应,想在当地成立发展联盟。

“如果说,成立医生集团是解放医生生产力,那成立县级医院发展联盟,则是将医生集团的价值用到了实处。同时,与县级医院连动后,移动医疗工具蜜肤医疗APP、线下学术会议也动了起来。

 

未来:多方资源连动、标准化皮肤诊疗、树立医生品牌

罗勇表示,正是这种转型,让蜜肤医疗获得了重山资本等的认可(千万元级A轮投资)。

“重山资本对医疗行业非常理解,创始执行合伙人鲁东成有医生的背景(北大医院心内科医生,获得北京大学医学博士学位),帮我们做了很多工作,包括亲自和蜜肤医疗意向合作医生及医院会谈等。”他补充。

重山资本创始合伙人孙超认为,其他重山系的公司也能与蜜肤医疗做很好的资源共享。比如,重山资本还投过博德嘉联医生集团博恩惠康医生集团等其他多个医生集团,大家可以共享基层医院落点;蜜肤医疗还能与远程病理公司义和云创合作,实现线上的远程病理诊断,推动国内皮肤病理的发展;和医疗大数据公司拍医拍-信泽医疗合作,完成信息化系统和远程会诊系统的建设,实现皮肤科领域医疗大数据的积累和挖掘等。

除了重点发力的医生集团和县级医院发展联盟,以及作为辅助的蜜肤医疗APP、线下学术会议,蜜肤医疗也启动了去年计划的一项工作:完善皮肤科疾病的标准化治疗流程,预计年底可以出台具体方案。明年,蜜肤医疗还将开设品牌学院,助力皮肤科医生树立品牌、传播影响力。

尽管如此,皮肤科疾病种类繁多、标准化治疗体系庞大;多点执业还没完全放开、发展联盟仍有阻力;各方资源各成一派,如何整体协调等,也是蜜肤医疗的难点所在。

不过,那又如何呢?罗勇说了,“创业路艰辛并快乐。”

后记:

从罗勇那天跟我报喜到约见面采访,中间改了三四次,颇为曲折。有约电话采访但我没腾出空的,有我被安排了别的采访“放他鸽子”的,有周末要办活动他没腾出空的,还有已经在赶往采访的路上但他又临时有急事折返的。

采访当天,他仍是形色匆匆。约的下午1点采访,但快达到36氪楼下的时候,他跟我说先吃点东西再上来,忙得没顾得上吃饭。到了之后,他还拉了个行李箱穿着厚重的羽绒服,说3点之前必须要离开,因为要去内蒙古出差,与一家想加入皮肤科发展联盟的县级医院签约。